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可 木

矩形应该是四平八稳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履痕]香港五记 2017-6-21   

2017-06-22 19:25:01|  分类: 履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1

人因为什么而想翻一本书呢?
因为哪里看到名字?飘进耳朵的谁的不经意的介绍,或者引起兴趣一个词?一个似曾相识的一句话?
而人又因为什么会想读一本书呢?
翻开目录,特别喜欢的内容和陈述逻辑?
随意翻看的一页,无头无绪读其中一节,揣测书本内容,觉得惊喜?
又或如我,翻开开头,再翻到最后读读结局。许多本中,总有那么一本,会让人突然重重决定似的关上,握紧,领着它走遍整个书店。
会不会也有人专门翻看中央部分,或者第二、第三章看看对不对胃口?那多半是谨慎而刁钻的人吧。
也许仅仅因为封面谁的推荐,一句极之动人的句子?那该是浪漫的人吗?
无论谁,因为什么而试图读一本书。书就像和人系上纽带。那个你所不识的遥远的作者,突然在幻想中面目清晰起来。。。
说起这个,是因为一本又吉直树的《剧场》。虽然又吉的长相与性格完全不是我喜欢的类型,他作为搞笑艺人的搞笑方式也特别无感,亦未读过他最出名的《花火》,但书店里站着翻看《剧场》的第一页和最后一页,他的容颜突然就可亲起来,有了一丝丝温柔。

2
地铁里翻看才买的新书。突然身边哗地重重坐下一个女人。
我仰头一看,余光里看见一个女人笑意盈盈捧着一大大大捧蝴蝶兰----黄色的蝴蝶兰。
花大极了,需要双手才勉强抱住。等女人坐下来,她膝盖上搁着的花就比她的头顶还高。上面遮着红色的半透明的无纺布。
我几乎再也不能专心读书了。花香透过纱布,在距我脸庞不到20厘米的距离,汹涌澎湃罩过来。
我开始偷偷瞄花,并揣测花背后藏着的什么故事。
坦率说,挺八卦好奇一个抱着这样一捧花的女人长相和年龄。但突然扭头看人家的脸是怪唐突失礼的事,我不好意思看。于是低头看着她的脚。
她的脚上踏着特别秀气的暗金色平跟的圆头单鞋。那颜色和花朵颜色真衬,真好。我在心里想:不是高跟鞋,真好。圆头鞋,真好。
许多个真好之后,突然觉得长相年龄什么都不重要了。觉得,在地铁上遇见一个由衷笑着开心的女人,真好。

3
上车前,在车站小卖部,花10块港币买下一只装塑料盒子里的小小的木糠蛋糕。看上去好好吃的样子。
背着沉重的包占在长长的等待进站的队伍里,一直腾出一只手捏着它。
我计划在卸下包,轻松坐在软软的座位时,在行进中一口口吃掉。我在排队的时候一直想着。
但脑海中如防御似的跳出截然不同的另个想法:
且慢,没准其实并不好吃,没准它就是看上去很好吃而已,毕竟这是车站小店的蛋糕。况且它才10块。。。

4

一辆车厢里有五六十个座位。统统是俩俩并列的位置。
一辆车厢里只有车头车尾靠厢门的两个座位是独立一个单独座位。随意买的车票,却撞上这样的座位时,我一声不吭坐下,心中充斥着巨大的“我太幸运了”的惊喜呼喊。
况且,车窗外有着一个南国盛夏黄昏完美的蓝天。
还要加上,木糠蛋糕好吃得惊人!
你能想象那种惊呼吗?此时的呼喊,如果我还能善用比喻,就像极了午夜山顶的仰天的狼嚎。

5

车厢斜对过的座位上坐着一对母女。
女儿才三五岁,像泥鳅一般钻在妈妈怀里,双手撕着一袋零食。哗啦一声,零食袋开了,零食散落一地。
妈妈不悦地将女儿重重从自己怀里搬到地上,一边喊:我讨厌你讨厌你!
这是生活时常撞见的一幕。我低头翻书,并没有什么兴趣继续观望。
过了阵子,等我再次回过神时,发现母亲已经撕了几张抽纸巾端正摆在地上,腰弯得低低地,一颗一颗在拾零食,把它们统统收拢到纸巾上去。
有几粒零食滚得特别远。妈妈就点头示意女儿去捡。女儿蹦蹦跳跳开开心心去拾。地上瞬间干干净净。
最后,我看见的一幕是:妈妈抱着女儿,女儿依偎在妈妈胸前,两个人都睡着了。
火车还在跑,开向家的方向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