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可 木

矩形应该是四平八稳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履痕]2017-2-21 one night in Paris   

2017-02-22 07:47:07|  分类: 履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深夜10点,一个穿着有些褴褛,手里拎着破旧大塑料袋的人在灯火通明大街上拦人。 我亲眼见他拦住前面的时髦年轻女孩,大叫一个貌似地名的名字。女生一侧身像躲开雨天的水洼地一般躲开他继续往前走。他有些诧异又有些无奈地高高一扬手。 我就走在后面,正冲着他走去,我情不自禁低下头。面对有些可疑的人我通常都本能做出回避动作。 果然他冲我走来,他冲我重复刚才的名字。可能因为有前面一幕,不知道为什么我做不出无视的态度。我抬头,为难地摇摇头。但他依然坚持大声重复那个名字,这一次我听懂一个词,那是Metro。他在找地铁站。 我手中就捏着一张地铁路线图,而且才查过地图,知道我前方不到100米就有一个地铁站。但还没等我反应,他已然放弃。因此时,他身边正匆匆疾走过一个年轻男子。他奔过去,寻求帮助。男人脚步不停头也不回地走掉了。再一次,他怔在那里,茫然四顾。 我一直未走,我回头看他。他样子疲倦,那样子就像一个才进城,备受冷遇举目无亲的乡下人。 等我意识到时,我已经走向他,我摊开地图问他要找哪条线。他摇摇头,只是在此像念保命咒语似的重复那个名字。那个地铁站名,尤其是法文发音,是我不熟悉的。 我说或者你可以在地图上找一找。他为难地说,用很标准的英语说,眼睛看不清东西。这时我才借着路灯注意到,他头发早已经花白了,但他的脸上并没有长险恶的五官。 我问他,要去的车站离这里远吗?他说不远,应该就在附近。 我便在地图附近找,估摸着发音发现了它。 我告诉他走反了方向。 他要去的地铁站需要折回去一个7字的形状,而且路途并不近,应该有一站半的距离。但让我这样一个不知道地名发音的外国人,向一个不懂方向,眼睛不好看不清地图的人,解释怎么走,是非常困难的。 然后,我听见自己在说,要不你跟着我走吧。 这话一出口就有些后悔了。 但他坚持问我,回头直走以后是左拐还是右拐后说“我还要等个人,所以不用了,谢谢。” 其实他的回答让我松口气,于是立即转身告辞,顺着街继续往酒店方向走。 但,他这样的人会在夜里等谁呢? 要到此时,不知道为什么才莫名其妙觉得他是无家可归的人,很可能就是难民。他不是要坐地铁,只是他的家当在那边某个角落----就像我一路看到的很多路上的流浪者的被褥一样。他不想让我领着走,是怕我问他坐什么线路去哪里尴尬吧。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想,但就是非常强烈地觉得。甚至觉得,那是一个受过教育,即使落魄依然保有着最后尊严和骄傲的人。 我继续往前,进地铁站,等车。 地铁站到了这个时分,空空荡荡像一只巨兽空空的肚囊。漆黑的凹陷的铁路对面,远远的,一个男人吹起了口琴。琴声悠扬哀伤,在地底的空穴中激荡起巨大的回响。 这是我旅程的最后一夜。巴黎的夜。 此刻,我有些分不清故乡异乡。 此刻,莫名忧伤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