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可 木

矩形应该是四平八稳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履痕]那些画呵 2016-8-5 rijksmuseum   

2016-08-21 14:20:13|  分类: 履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莫奈抚慰心灵,梵高却永远惹人哭泣,面对梵高时常让人脆弱,因脆弱而走近而远离。而维米尔象有一双上帝的手;伦勃朗,时而让我惊叹,时而又让人茫然。 但无论他们中间哪个都总让人心脏猛烈撞击。以致出来象大梦一场,想哭想笑想象一个失恋的人喝一些酒。 对于rijks的那日、那个黄昏我很难描述。 当馆员礼貌地指示出口方向,几乎是有些恍惚地最后告别了梵高的自画像,出展馆去一楼,在博物馆一楼的吧里坐下,要了一杯啤酒,写下点字。 酒尽时我踱步出了馆厅,失魂落魄地在长长的幽暗的长廊里,跟着归客人潮走。身后街边艺人的小提琴弦上一些美妙的音调在长廊中起舞飞旋。我顺着人群走,心底里某种情绪引线被忽然点着了。我甚至不知道为什么,不知道是因为梵高还是酒或是幽暗是音乐是人潮。。我只知道当我穿越走廊重走回天光时,就象一个美好而悲伤的梦醒,就象失去,我开始失声痛哭。 [履痕]那些画呵 2016-8-5 rijksmuseum - koogen -  可  木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