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可 木

矩形应该是四平八稳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履痕]边境 2016-7-25 巴勒拿骚   

2016-07-25 16:01:31|  分类: 履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后来发现,我用过餐的高朋满座的餐厅De Lantaern原来位于一座墓园的正对面。
这个消息并没有让我不快,相反觉得恰好,非常好。
我甚至想进墓园走一走,和那些死者说说话。在人间与人说话总在心里哪个角落觉得不自在,想必死者必不会介意这些。可惜墓园一直锁着铁门。于是我便在墓园一侧的街边长椅上坐下歇一歇,就象在生死之间坐下歇一歇。 
抬头能看见对街餐厅,绿与黄的窗门,红砖房。上面并排挂着两面旗。比利时的、荷兰的。你的、我的。。。它们在风中翻卷成小小的一团,局促地飘荡着;而我身者是死者无边界的沉默国度;中间的窄路上繁忙穿梭着各色人间的车。车轮砖石的路上飞转,尤其喧闹。并不车水马龙也造就出车水马龙的嚣叫声;再远一些能望见教堂的塔尖。并不用过分远,只需朝北走20米,就能走进教堂里。。。 
死者们躺在黑色幕碑下,如果他们尚能睁开眼,会看见人间的人们在对街欢语盈门,吃吃喝喝。也能听见人间碌碌声与教堂钟声。而活着的人临窗向外望,就会知道总有一天会迈过街翻跃围墙的并不高的小树丛,和他们的先人躺在一起。或者他们可以虚拟地手挽手,一直沿街走进教堂里。。。
这样想时我觉得有些冷,今儿清晨起西面有片雨云,雨一直未下,风却越来越狂放起来,不断有枯黄的林木叶子落在我的身上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